混合过错中房地产登记机构的赔偿责任 上海市房地产登记处

《物权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提供虚假材料申请登记,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登记错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登记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此条文分别规定了因申请人的过错或不动产登记机构的过错造成相关当事人损害的赔偿责任承担。但在房地产登记实践中,经常发生申请人提供虚假登记材料,而登记机构未能进行认真核实,因此造成相关当事人受害结果的混合侵权情形。《物权法》第二十一条对此混合侵权下的赔偿责任承担未作规定,因此需要司法解释加以明确。
我处认为,在因申请人、房地产登记机构甚至受害人的混合过错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案件中,登记机构赔偿责任的承担应当按照其过错程度及其在损害发生中所起的作用予以确定。主要的理由有:
第一,国家赔偿责任的性质决定了登记机构不宜承担先行赔偿责任或连带赔偿责任。《物权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国家对不动产实行统一登记制度。统一登记的范围、登记机构和登记办法,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目前,在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尚未出台的情况下,实践中房地产登记仍由房地产管理部门(行政机关)实施,登记行为亦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被纳入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因此,房地产登记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使职权行为以及相应的赔偿责任,都属于《国家赔偿法》的调整范围,登记机构赔偿责任的性质为国家赔偿责任。而国家赔偿通常被界定为一种补充赔偿责任,只有当受害人无法通过其它救济方式或穷尽其它救济方式而获赔不能时,才能够通过国家赔偿的方式取得补偿,且在我国现行的实体法和诉讼法的框架内,行政机关先行赔偿再向当事人追偿,有着制度性的根本障碍。因此,国家赔偿的性质决定了房地产登记机构不应当承担先行赔偿责任或连带赔偿责任。
第二,国家相关司法解释已有确定按份赔偿责任制度的先例,对确定混合过错中房地产登记机构的责任分担具有指导意义。最高人民法院(2001)法释第23号司法解释规定:“由于公安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致使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遭受损害的,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在确定赔偿的数额时,应当考虑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在损害发生过程和结果中所起的作用等因素。”该司法解释虽然针对的是公安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违法行为,但它所确定的按照原因力比例确定赔偿份额的按份赔偿责任制度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对合理确定混合侵权发生时房地产登记机构的行政赔偿责任及其范围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第三,审判实践中已经有按照原因力比例确定混合过错中房地产登记机构的赔偿份额的实例。例如,上海市黄浦区法院在“郁某诉上海市房地局行政赔偿案”中作出了如下判决:“法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造成原告郁某经济损失的原因具有多重性。第一,第三人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诈骗他人财物系造成原告损失的主要原因;第二,被告工作人员袁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未依法正确履行职责,滥用职权违法办理产权转移登记,是造成原告损失的原因之一;第三,……。综上,在多因一果的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并存的情况下,造成了原告损害结果的发生。故由本院根据违法具体行政行为在损害结果中的原因力比例酌定被告应当承担的行政赔偿责任。……”据此,法院判决被告承担了5万元的赔偿责任,占原告损失的20%。该案一审判决后,当事人未上诉。其他法院亦有类似的判决。
第四,综合考虑过错的程度及原因力比例确定混合过错中房地产登记机构的赔偿责任是过错责任原则的基本要求,且更为合理。根据侵权法的基本理论及过错责任原则的要求,因果关系是承担责任的基础,没有因果关系,即使是在故意的情况下,行为人也不负责任;因此,正确确定混合过错中各行为人的责任范围,必然要考虑因果关系问题,即考虑各加害行为的原因力强弱问题。同时,过错责任的一项基本内容是,侵权行为人所应负的责任应与其过错程度相一致。换言之,过错程度也是决定行为人负多大范围责任的依据之一。因此,在确定混合过错中房地产登记机构的赔偿份额时,登记机构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的大小也应当成为需要权衡的要素。
判断登记机构是否存在过错及过错的程度,反言之,即考察登记机构是否履行了其法定职责。由于《物权法》第十二条回避了登记机构的审查职责究竟是形式审查还是实质审查的问题,而只是列举规定:“登记机构应当履行下列职责:(一)查验申请人提供的权属证明和其他必要材料;(二)就有关登记事项询问申请人;(三)如实、及时登记有关事项;(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职责。申请登记的不动产的有关情况需要进一步证明的,登记机构可以要求申请人补充材料,必要时可以实地查看。”因此,在具体案件中,需要由法院根据上述条文及有关的登记规范来判断登记机构是否履行了法定职责,以此认定登记机构是否存在过错、过错的大小并结合原因力比例来判决登记机构赔偿责任的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