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产权登记与行政诉讼案例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想给各位汇报以下主要的案由和分析。原来我们国家指定行政诉讼法,他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是限制行政机关滥用职权,特别是滥用处罚权。所以行政诉讼法按照最高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只有一条是侵犯财产的,余下的大概有十几条都是量的处罚。
  主要的案件是以侵犯财产权为特点的,就是产权是我的,你证发给他了,主要是这个案由,因此行政案件这么多,占到百分之十几,和我们房管部门的执法水平不相称,一些工商税务,他们的执法水平不见得比我们高,但他们的行政案件就很少。有两个原因,一 个是人家不敢告,另外他们主要以处罚为主,很难抓他们的把柄。我们则不一样,过了多少年,这个东西还可以翻出来找后帐。
  第一种是:没有由权利人亲自申请。我们《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有一条规定,应该由权利人亲自申请,如果权利人没有时间,可以委托他人。委托熟人,比如我父亲年纪大了躺在床上,没法动,我来给他登记,就是拿了申请人的身份证和图章来盖章,现在盖章的问题大的很,所以我积极主张签字。象我们原来的产权处,有的同志去过,我们产权处门口刻章的摊大概有五六个,随便什么章都可以刻。那么盖章还有什么效力,肯定没有效力。我们常州有个案件,这个案件最后是我们胜诉的,法院办这个案件比较认真,不认真我也可能败诉。是一个继承案件,有个产权人年纪大了,过世了,留下一老太太,有四五个儿子,其中一个儿子是大款,最有钱也最不尊重父母,他把房子占着养鸟,不给老人住,老人发火了就告他赡养,法院就判他应该把老人的房子让出来,但是老人的产权是怎么领的呢,是在89年我们总登记的时候领的产权证,当时她的丈夫已经过世了,按照当时的规定,产权人有亲属的,六个子女都写了一个弃权书,让居委会盖了确实表示弃权,那个大款自己也盖了一个章。法院判他把房子让出来呢,他就提出行政诉讼,他说老太的产权不对,这个房子是我父亲的,我也是法定继承人为什么产权她一个人领?他让我们把产权证撤了,后来我们一查档案,档案上的居委会盖章都有,我说我们不能撤,当时是89年领的产权证没有理由撤。他行政诉讼的理由是什么呢,侵犯他的财产权,他说不管我占有比例是多少,你把产权证发给我母亲,我就有权利来撤。这个案件我们很棘手的,他说这个图章我从来没有过,我没有盖这个章,我没有弃权。行政案件成立以后,我们行政机关还没有办法调查,这是行政诉讼法规定的,法院比较认真。法院就到他的单位找他的档案上的盖章,在一张检讨书上找到了和这个章一样的图章。开庭时,法院问他有没有这个章,他说没有这个章,法院说亲自调查一份资料是你亲笔写的,在你的档案里是你原来的检查书。他无言以对,最后败诉了。反过来讲,法院如果找不到这个图章,这个案件就比较麻烦了。
  与之相反,还有一个案件,我们败诉了。败诉的原因就是弟兄两个分家,哥哥拿南面三个半间,弟弟拿北面三个半间,本来大家都盖章了,盖章之后,哥哥拿着弟弟的图章和身份证去办手续了,我们收件的同志这就有责任了,应该由权利人申请,权利人应该到我们登记机关来,或者那个人卧床不起,我们可以上门服务。一定要见到这个权利人,如果权利人确实没有时间,他应该委托,委托书是应该认定的。特别是现在有一些单位,他搞委托书,委托书是贸易公司盖个章,这种委托书十分之九是假的。贸易公司今天成立,明天就没有了,你没有办法追。所以还是强调由当事人亲自申请。如果你们那里习惯盖章了,盖章之后一定要签个名。我们收件当场签名,就是让我们登记人员看着他签,然后登谁收件呢,我也签个名,证明是我看着你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