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产权登记与行政诉讼案例第一部分

 王某,建国前娶了两房妻子。当王某和他的原配夫人过世后,他的儿子就对王某第二个老婆说,现在是新社会了,应该是一夫一妻制的,我们父亲和母亲都已过世了,你也该走了。于是就找了几个人要把他父亲的这个小老婆赶走。一夫多妻是旧社会的产物,即使是国民党也是不承认的,它只是一种事实婚姻。我国在解放初期对这种遗留下来的情况,是本着在法律上平等的原则来对待的。如果这个房子发生继承,不管是大老婆还是小老婆享有同等的地位,况且这个老人在生前已经把这个房子给了他的第二个老婆,这在法律上来说应该是有效的。后来通过法院诉讼判定三间房子归小老婆所有。但他那个儿子一直不甘心,总是去她那里跟她吵,老太想一想觉得很没意思,于是就搬到乡下去了。到1988年,开始权属登记的时候,老太说在广州还有三间房子,也要进行产权登记,可是人家一查说这个房子已经有人登记过了,经问才知是她的儿子登记的。于是老太就向房管人员说明了详细情况。经调查档案,有关老头的产权证、老太的继承证明和其他继承人的放弃证明都很齐全,所以房子的产权应是老太的。所以在承办这类登记时,应该问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继承人。
  
  当事人反悔,而登记的手续不严密而造成案件。有些当事人当时是处于一种真实的表示,但过了一段时间又反悔了。比如:有一个老工人有三个儿子,他自己独自在城里,在郊区盖了六间房子,每个儿子两间,但是由于他是城市户口,在郊区是不能盖房子的,当时是以儿子的名义领了建筑执照,在产权登记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年纪大了,就让他的儿子去办了产权证明。后来老人退休与老伴一起住到了郊区,由三个儿子轮流赡养,但三个儿子却不能及时很好地照顾老人。老人找律师寻求解决办法并告知这个房子其实是他盖的。律师讲既然这房子是你盖的,你就作为行政诉讼,而不要当作民事诉讼来告。于是老人就告行政机关,并要求赔偿。法院在判决时,应该是维护行政机关的权利,但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判的是撤销行政行为。但实际上最后还是由三个儿子重新领取了产权证。这当事人反悔了原来的行为,但由于登记的手续不是很齐全,就造成了登记机关的被动。因为当时公告过,但他却不承认看到了公告,如果我们这个公告让村民委员会签字或是盖章进行证明过,也许法院的判决就不会是这种结果。